借疫情“东风”,越南能承接中国部分产业链?想多了_发展
原标题:借疫情“东风”,越南能承接中国部分产业链?想多了 【文/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经】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以来,供应链的中断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外企在华运营,关于疫情推动供应链加速移除中国的论调不绝于耳。但是,企业转移供应链的动因有多强,可行性有几分,却不是一句“说走就走”那么简单。 本文以越南近些年的经济发展分析为中心,探讨一下中越之间产业发展的协同性与差异性,虽然部分跨国企业也在寻求对策,促进供应链多元化。然而由于全球企业在有些领域对中供应链依赖程度很高,疫情导致大规模供应链转移的情况不太可能发生,疫情也并不是企业向东南亚转移供应链的“拐点”。 2016年7月14日下午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乌兰巴托下榻饭店会见越南总理阮春福 受近几年良好经济增长数据的激励,越南总理阮春福2019年12月30日提出了“2045年成为高收入国家”的宏大目标,又抓了一波眼球。上世纪80年代末,越南几乎是世界人均GDP最低的国家,还不到100美元。从1986年“革新开放”起,经过多年发展,2019年人均GDP达到了2800美元的水平,开始畅想人均12000美元的“高收入”。 国际新闻报导中的“人均收入”其实一般是指人均GDP,是联合国将GDP的英文换了个名词叫GNI(Gross National Income),被翻译成“国民收入”,和中国新闻中理解的个人收入不是一回事。阮春福的意思就是人均GDP达到12000美元,约相当于目前中国与马来西亚的人均水平。如果能实现,对越南来说,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。 笔者以为,越南首次提出的“高收入”发展目标确有一定可行性,并非虚无飘渺的吹牛。放在整个东南亚来观察,越南未来经济发展可以分出清晰的发展阶段。而越南的发展和中国并不矛盾,不应将中越制造业产业链对立起来。中国应有自信,不至于要和越南竞争,而是要去积极参与更有战略高度和技术含量的国际竞争。 一.近三十年唯一能与中国发展速度相比的国家 笔者2016年8月在《与中国相比,越南经济发展的上限与下限》文中指出,越南是除中国以外,全球资本搞制造业的较好选择,这个判断在这三年得到了印证。文中还判断,越南经济发展的下限是泰国的水平,上限是马来西亚的水平。越南总理的2045畅想,就是把“上限”马来西亚当作远期目标。 文中还介绍了一些越南截至2015年的经济数据。现在四年过去了,越南经济又有了什么样的发展?为何越南总理显得很有信心? 这四年越南经济数据确实有全面改善,处于历史最好发展时期。从30年的跨度来说,与1990年相比,中国与越南是唯二的人均GDP翻了约30倍的国家。这样高速的增长,让越南在近年终于“找到了感觉”,敢于畅想美好的未来。再往前的越南,虽然经济增速高,但是人均GDP绝对值还很低,很多数据也不行怕出危机,国家还是太穷,不能光说有速度。 越南盾对美元汇率 越南1990年人均GDP只有96美元,这个极低数据需要用汇率和经济转型来解释。上世纪80年代越南盾对美元大贬,才导致1990年人均这么低。其实这是社会主义国家转型特殊因素,中国1990年人均GDP也只有310美元。中国80年代其实发展非常不错,但是GDP和日本等发达国家差距反而拉大,情况和越南类似。有些人还写文章说为什么改开10年进步这么大,和人家反而差距更大了,其实就是人民币汇率大贬。 从90年代后期起,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就稳定多了。近年来越南盾对美元汇率基本稳定,从2012年到2019年相对美元只贬值约10%,表现相当强。 90年代初中国、越南有点像“难兄难弟”,与泰国、马来西亚等“东南亚小虎”相比,人均GDP只有十分之一甚至更低,其实吃了很多暗亏。 中越没惨到这种程度,是因为社会主义国家不少“隐性GDP”(极低价的福利或者经济产出)没有以货币形式表现出来。后来通过货币化改革慢慢释放出来,还有统计上调,以美元计人均GDP就迅速大增了。 中国1994年人均汇率GDP大涨25.5%至473美元,1995年再大涨28.8%至609美元,用常规经济增长是没法解释的。后面也还发生过大涨,如2007年大涨28.3%至人均2699美元。越南也类似,人均GDP从1990的96美元增长至2019年的2800美元,翻了29倍,和中国倍数差不多。倒不是经济增长强成中国这样,而是“隐性GDP”释放出来了,当初实际没那么低。 到2019年,中国和越南仍然有一些“隐性GDP”没有放出来,如大学学费很便宜(不到美国二十分之一),火车票便宜,底层吃饭住宿便宜。越南是发展中国家比较罕见的,生活水平明显高于人均GDP相当的国家。例如越南前几年人均GDP和印度差不多,但是生活水平明显好于印度,从照片上看,没有印度人那种“干瘦满是皱纹”的凄惨感。越南这个特点和中国相似。 越南表现最好的,是外贸数据,人均数值甚至比中国还高。2015年,越南进出口总额为3277.6亿美元,按9500万人口计算,人均进出口额3450美元;同年中国进出口总额为3.95万亿美元,按13.7亿人口计算,人均进出口额2883美元,已经少于越南了。 2019年,越南进出口贸易额达到了5170亿美元,相比2015年大增57.7%,年均增长率高达12%。2018年中国进出口贸易额4.62万亿美元。2019年前三季进出口额22.91万亿人民币增长2.8%,全年增长率也应该差不多,但是人民币对美元平均汇率降了4%。 因此2019年中国以美元计的贸易额应该是略降1%约4.57万亿美元,相比2015年仅增长15.7%,年均增长率4%。2019年越南人口增长到9650万人,人均进出口额5357美元,比中国人均3271美元多64%。 中国只有广东进出口总额超过1万亿美元显著高于越南,江苏超过6000亿美元领先越南一些,排第三的浙江已经被越南超过了。仅仅从进出口额来说,越南在全球都是相当突出的,2019年越南进出口额已经相当于中国2001年入世当年的5098亿美元。 越南外汇储备也从2016年的300亿美元水平,增长到了2019年10月的710亿美元,预计再过两年应该能超过1000亿美元。这对越南来说是划时代的进步,安全感大增。 越南有710亿美元外储,从人口比例和经济规模来说,就相当于印度有了1万亿美元外储(现为4500亿美元)。2016年越南的300亿美元外储比以前要多,但仍然会害怕。外汇储备耗尽是很现实的威胁,2014亚运会都弃办了。经过四年时间,越南外汇储备情况确实好转多了,要是上了1000亿美元就有相当的回旋余地了。 越南外汇储备增长,与贸易顺差不断改善有关。2019年越南贸易顺差约100亿美元,比2018年的63亿美元大幅增长。2015年越南还有26亿美元的贸易逆差,以前时不时有年度逆差,担心外储不够。 越南有一个工业数据相当不错,据越南水泥协会的数据,越南2018年水泥产量9702万吨,出口3209万吨是世界最大水泥出口国。越南人均水泥产量和土耳其差不多都是1吨,和中国的1.57吨可比,远远高于除中国外世界人均的0.29吨。中国水泥产量占世界55%,但因去产能停产和发展阶段的差异,越南水泥产能过剩大量出口到有需求的中国。中国是越南水泥出口最大客户,占其出口量的三分之一还多。印度人均水泥产量约0.2吨,远远落后于越南,虽然二者从人均GDP看发展阶段相近。 2018年越南粗钢产量2419万吨,增长15%,2019年继续增长约9%。人均产粗钢约0.27吨,大约是中国40%,是中国以外世界人均0.14吨的约两倍。这个数据比起土耳其、俄罗斯要差一些,但是比印度的人均0.079吨要强得多。 从人均钢铁水泥产量来看,越南不像一个人均GDP不到3000美元的国家,潜力还是相当大的。越南人均住房面积23.8平米,和俄罗斯的25平米差不多,略低于土耳其,也低于中国城镇人均39平方米。河内人均27.7平米,胡志明市人均21.9平米。这在世界上来说,都是过得去的数据,越南人的居住条件不算差。从偷渡者家庭内部照片也能看出来,和中国低收入家庭的住房条件差不多,比贫民窟要强多了。 越南水稻生产条件优越,南部的湄公河三角洲与北部的红河三角洲非常适合种植水稻,能种三季,年产水稻约4500万吨。2004年起越南就是世界第二大稻米出口国(泰国是长期第一),2012年还出口772万吨水稻冲上第一创汇35亿美元,后来回落。越南稻米的弱点是品质不如泰国米,国际上口碑要弱不少,需求不如泰国香米稳定。 越南稻米产量占粮食总产85%,年粮食总产量在5200-5300万吨的水平。以中国粮食总产量6.5亿吨计,越南人均粮食产量比中国高15%,吃饭是完全没有问题的。越南米粉也有一定全球知名度,有农业生产传统。但是和中国改革开放前差不多,因历史因素也有吃不饱的问题,但迅速得到解决。 2019年,越南同样遭到了非洲猪瘟的惨重打击,损失了740万头猪,占总数27%(中国生猪存栏减少了40%)。2019年越南年产猪肉下降了21%,人均猪肉消费25公斤,同比降17%。2018年算正常年景,越南人均猪肉消费30公斤,这个数值不低,超过了世界人均肉类消费。中国也就是人均40公斤猪肉的水平。 从人均粮食和猪肉消费来看,越南农业生产不差。越南吃喝水平远好于印度,更接近中国。农业占GDP比重在各国都不高,越南虽然农业还过得去,对拉抬人均GDP没有太大作用。但从生活水平来说,越南人吃得不差,绝对不是面有菜色,和中国人没有太大差别。 上世纪90年代以前越南人干巴瘦小的形象,近年来肯定对不上了。因人种基因和饮食均衡等问题,越南男子平均身高1.64米,女子平均身高1.53米。虽然比过去有所增长,但在国际上还是处于垫底区,越南制定了国家规划,希望2030年将男子平均身高提升至1.68米。越南肥胖率在国际上算低的,但也从5%增长到了13%,远高于朝鲜的4.6%。越南小学生肥胖率增至29%,但是长大就瘦下去了。 越南年度GDP增长率2005-2018 越南GDP增长率,最新的2019年数据是7.02%,统计局已经出来报喜了。这在全球确实是相当亮眼的增长。近年来讲经济增长,就是中国、印度、越南比较突出。曾经中国和印度都有8%以上的高增长率,体量还比越南大不少,关注度主要被中印占据了,印度眼里只有中国。但是中国经济增长率逐渐下台阶到6%的水平。印度碰上了金融信贷问题,从2015、2016年8%的增长率,忽然一下2019年三季度增长率惨跌到了4.5%,负增长的数据一堆,没脸吹经济增长了。越南2017、2018、2019都是7%左右的增长率,势头很不错。 从发展轨迹来看,能看出中越与印度的不同。1990年印度人均GDP是367美元,是越南3倍多,比中国还高一点。但是印度没有多少“隐性GDP”能释放,国际上甚至怀疑印度GDP统计有吹牛。越南2019年人均GDP达到2800美元也反超了印度的2100美元(2019估计值)不少。 另一个让越南举国非常振奋的,是越南足球的飞速进步。这并不是搞笑,足球对国民精神的提升作用非常明显。最近几年越南多次万人空巷摩托游行庆祝球队胜利,中国可以相比的就是2001年杀入世界杯。 2019年12月10日,越南男足3:0胜印尼,首次在东南亚运动会上夺冠,球迷庆祝 越南已经是东南亚足球霸主,2018年还夺得铃木杯冠军。在亚洲足坛,近年来越南青年和成年队的成绩已经比中国要强了。如2018年1月在中国举办的U23亚洲杯中,越南队历史性地闯入决赛获得亚军,东道主中国队小组被淘汰。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,越南进入四强获第四名,中国16强战3:4负沙特被淘汰。2019年亚洲杯,中国越南都是八强。 中国还将陆续得到归化球员的有力补充,个人感觉男足比起越南,底蕴还是强点。但是越南足球取得的成绩已经非常了不起,让越南群众发自内心地举国欢庆。不是说在东南亚称霸这种成绩,而是在亚洲都有相当竞争力了,是东南亚球队从未达到的高度。 二.不应将中国与越南对立起来比较 上面说了一些越南不错的经济数据。但是值得注意的是,为什么越南人均进出口额高于中国不少,吃喝也不差,人均GDP却只有中国四分之一多点? 很多人关注越南,其实是出于传统的担忧或者唱衰中国的心理,总想找到中国经济的弱点。越南因为是制造业产业转移相对表现不错,似乎对中国产业链有一些威胁,就成了被反复关注的焦点。不是从中美贸易摩擦开始,10来年前就有产业外迁越南的各种担忧,只不过以前说的是衣服鞋子,后来加上了手机电脑。 一种分析方法,就说越南产业链配套不齐全,越南工人不像中国工人这样能加班效率高,从越南产业链不如中国的方向进行解读,说不用担忧。 个人以为,无论是鼓吹越南能够威胁中国制造业产业链,还是说越南对中国产业链威胁不大,都是将中国与越南对立起来进行分析。因为对中国产业发展过于关注,形成了怪异的话语气氛,这种思维倾向其实极不合理。 这种视角的问题,是把中国和越南一样,当成全球公司居高临下考察的低发展水平国家。然后给个结论,中国不如越南,或者越南还是不如中国。这种视角对越南来说还算是合乎发展阶段,也是越南的主要国际竞争力。但对中国,这已经不成立了。 全球公司已经不可能对中国优雅地考察分析,而是会面对中国本土公司的凶狠竞争。 例如三星陆续从中国将几乎所有手机产能搬到了越南,最后一个惠州手机工厂2019年10月关掉了。2018年三星卖的手机有50%是在越南生产的,电子产品的三分之一在越南生产。越南三星全年出口600亿美元,占越南总出额的四分之一。2019年以后,三星更多的产能将转向越南,韩国在越南有国家级的发展构想。 如果没有华为、小米、OPPO、VIVO等中国手机品牌在全球崛起,这对中国是个坏事。但是既然中国公司出来强力竞争了,就不能只因为三星手机产线搬到越南,而对中国手机制造业大力唱衰。最直接的,还是去看三星和中国手机品牌的全球市场份额,而不是去看三星手机产线在越南还是中国。 在手机产业上,中国、韩国、越南,应该怎么分野?中国和越南在一个层级,韩国在更高的层级?还是中国韩国一个层级,越南在一个低层级?可以肯定的是,韩国和越南不在一个层级,韩国不会因为产线跑越南去了,说自己手机产业不行了,三星只会担心中国公司的竞争。最起码,可以说有一些中国手机品牌公司,更接近韩国的层级,也同样跑到全球各地开厂卖手机。因为零部件自主产业链不如三星齐全,中国手机品牌公司可以说比三星层级要低一些,但再怎么也不会是越南的层级。 还有一些在手机加工产业链上接订单的中国公司,主动跑到越南去提供服务,给三星做配套。这些公司在产业链上的层级不如手机品牌商高,但是比越南提供厂房、工人要高。 越南发展手机产业链,对中国的威胁还处于较低的层级。就是最底层的,提供厂房、工人工资低。如中国一些地方,想靠这几招拉三星手机工厂来落地,会面对越南的竞争。在中国,这是被大力批评的经济模式,靠工人工资低的竞争力是有害的。为何反而变成了对中国产业链的重大威胁,这说不通。 就算是重大威胁,中国的解决办法也不是将工人工资降成越南水平,而是希望华米OV抢下三星手机的全球份额,这做得还不错。也就是说,就算中国认为越南制造业产业链是威胁,也不应该去和越南竞争,而是去和越南产业链背后的跨国公司竞争。 如果中国公司在全球竞争中输给了跨国公司,这很不好,但不太可能是因为中国竞争不过越南,而是输给了跨国公司的能力。无论如何,不应该将中国与越南摆成对立竞争的关系。 更有可能的是,中国公司跑到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开厂,打败全球公司。中国手机公司在印度开厂,挤压三星,就是很现实的竞争手段。2019三季度,不仅小米的印度市场份额大幅领先三星,OPPO和子品牌Realme合计也大幅超过三星。莫迪对手机整机加关税,手机品牌商都到印度开厂,这也阻止不了中国公司。 三星会因为观察家“越南手机产业链人工低竞争力强于中国”的宏论感到安心,还是因为“中国手机将三星中国市场份额接近清零,又继续追杀到印度”而忧心? 也就是说,就算全球公司像三星这样,将生产线从中国全部转到越南,竞争也远没有结束,如果中国公司足够给力。何况像三星这样,有能力独立决定“全面转向越南”的全球公司并不多。到越南开厂,会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,特别是组织产业链麻烦一堆。三星是自己够牛,产业链自主能力和控制能力极强,所以才能在越南大规模硬上。 如果越南能够像中国这样,发展出本土供应商体系,甚至创立自主品牌,那还算是对中国产业链的威胁在加大。这方面可以考察一下泰国的制造业产业链。 值得注意的是,泰国人口6900万少于越南,2019年进出口额和越南接近,都是超过5000亿美元的水平。泰国人均进出口额比越南还高35%,是中国的两倍多。越南与泰国的经济模式有类似之处,越南似乎正在向“下限”泰国的水平发展。泰国近几年发展也还行,2018年人均GDP首次突破7000美元达到7270美元。 为何很少有人说泰国对中国制造业产业链有威胁?泰国也是大搞进出口,工业制造品出口才能有这么高的人均进出口额。 这是因为,中国与泰国,是一个赶超关系。以前中国人均GDP只有泰国的五分之一,然后一路赶超,产业层级也早超过了,中国和泰国的贸易往来双方是什么层级,泰国能干成什么事,心知肚明了,不会认为对中国是威胁。而越南一直在中国后面,似乎发展不错,制造业产业链进步快,不知道会搞成什么样,有想象力。 这种直觉其实不对。泰国的制造业层级和产业链水平是比越南高的,不然人均GDP也不会是越南的两倍半。泰国和越南的发展水平差异,并不在香米和粳米的那几十亿美元出口,而是在汽车这样的复杂商品。 2018年泰国汽车产量增长9.0%到217万辆,国内销售同比增长19.2%为104万辆,出口销量114万辆与上年持平。泰国万人汽车销量150辆,和中国200辆差距不算大。泰国汽车出口就比中国要厉害了,一半以上的汽车都出口卖到全球,中国汽车出口还不行,主要是内销。2019年中国汽车出口也超过100万辆了,和泰国差不多,但是多年没有太大进展。 2019年,越南汽车销量约38万辆,万人汽车销量39辆。这个数据不能说特别差,也算有了一些汽车消费。但是和泰国、中国相比,显然还处于起步阶段。越南流行交通工具是摩托车。印度2019年汽车销量约300万辆,比上年下跌约10%,万人汽车销量22辆还不如越南。从汽车销量看,越南和印度人均GDP低于3000美元也算合理。 汽车是非常重要的工业产品。印度虽然汽车销量不高,但是已经占了制造业产出的一半,是非常重要的经济成分。如果越南能够像泰国那样把汽车销量也搞上来,人均GDP再翻倍就有坚实的基础了。实在地说,越南经济的发展方向不是“志存高远”地与中国竞争制造业产业链,也做不到。把汽车等重要消费市场做大,这是可行又切实的发展方向,越南人均GDP逐渐增高,也到了这样的“中产消费”阶段了。 泰国基本没想过和中国竞争,可能就是在90年代早期有点小心思。那时的说法是,泰国没法和贫穷的中国比廉价人力,但是可以发展科研教育,通过“知识经济”维持对中国的竞争优势。一种观察认为,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发生,重要原因就是中国加入全球制造业产业链,严重影响了东南亚小虎的全球竞争力。 但是所谓“科研知识经济”的说法就是搞笑了。事实上,东南亚国家和中国比廉价人力还行,发展科研教育知识经济需要的努力和决心非同一般,完全没有可行性。这是发展中国家与先进国家的最大区别。体现在数据上就是R&D经费支出占GDP比例,中国2.1%已经追上了一些发达国家,发展中国家一般就是零点几个百分点。 中国从发展目标来看,是认真按先进国家的套路发展的。之前几十年中国为了爬科技树,在 “落后就要挨打”的危机之下,也曾有过矫枉过正的过度反思。直到发现自己会造的东西似乎也挺多了,才有些自信了。 泰国汽车业,算是除中国以外的发展中国家里,做得最好的产业样板。泰国汽车业比越南手机产业要强得多,连零部件都是在泰国生产的,大量出口全球。但是泰国汽车业,仍然依靠日本汽车业的能力输出。 上世纪60年代,丰田和三菱就在泰国开展业务了。泰国成为区域汽车制造中心。和一般发展中国家的简单组装不同,泰国汽车业进一步推进到了零部件产业。通过对进口汽车征收80%的关税,零部件也加关税,泰国政府有力地扶持了汽车制造业的发展。现在泰国有1500家零部件供应商,几乎不需要进口。2017年泰国汽车零配件出口总值高达198亿美元,增长15.5%。 泰国连日本汽车零部件供应商都拉进来了。再往上,就发展不动,到顶了。泰国汽车供应商高管基本都是日本人,本土供应商实力很弱。泰国709家汽车OEM配套企业中,80%实质是日资所有。一类直接就是日资企业,一类是合资由日方提供技术,一类是本土企业但由日方按合同提供技术支持与授权。 印度、越南都在像泰国汽车业这样,通过关税,尽量将产业链上的零部件供应商也拉进来。这是好招,能搞出一定规模的市场,在发展中国家里算是相当不错的发展大招。但是再往上,就发展不动了。泰国汽车,印度手机、汽车,越南手机、汽车(日韩系已经布局),都是如此。 其实很容易说明白为什么到顶了。因为跨国公司是不可能放手的,不会把真正的绝活也手把手教给泰国、印度、越南。到当地组装生产,没问题,来开厂。零部件企业也来当地生产?没问题,配套供应商也来。教会本地企业做零件、生产整车、发展本土品牌,把自己品牌的市场份额抢掉?对不起,不教,自己学。对当地劳动力的要求,始终是“干活”,在产线上怎么操作。看似简单的操作,是无数研发努力的结果。对劳动力,没有从底层原理出发的研发需求,也不鼓励这种行为。 整个工业体系是非常复杂的,就算有泰印越的聪明人看懂了一个技术,脱离整个产业链也没有意义。所以,本土供应商自己开一套研发体系是不太可能的,只会是白费钱做不出什么东西。最多就是做一些低价值非关键的简单配套,技术层级不高,更重要的是研发复杂度上不去。 只有中国,从一开始的要求和目标就是学到真正的技术。一般情况下,引进外资的同时没有得到技术转让,我们是要反思总结失败经验的。然而跨国公司入华是因为中国市场大,生产成本低配套成熟,本身并不愿意让中国学技术。但是做着做着就发现,中国这样努力学技术的,其实外资进来开厂更方便,因为配套好办事快。所以双方的关系比较微妙。 例如中国汽车出口不行,从泰国的角度看,是因为中国合资车厂生产的合资品牌汽车不能在外面卖。要能卖,会挤垮一堆国家的市场,说不定泰国出口的品牌车也转到中国生产了。中国只能拿自主品牌汽车在外面营销,和全球品牌打,底蕴还不行。但是中国自主汽车产业,肯定是超过泰国水平的。 中国如何学技术,这说来话长,各种经验教训非常多。结论是,这个事很难,要有非常多的人一起努力,也要国家整体规划。甚至一度还有人认为中国先进技术没学到,原来的技术也不会了。靠别人不行,光愿意干活不行,只做简单劳动不行,要进行复杂的研发规划和长期不赚钱的持续投入。理性选择是放弃研发,也能发展得还行,往研发投钱等于是扔水里,成功率还不如风投。能把学技术这个事做好,走上研发道路,在经济体系中创造足够研发复杂度的国家,都不会停在发展中国家水平,必然成为发达国家。 这个要求实在太高,除了中国,其他的发展中国家很难能走上研发道路。越南未必不能真学中国,但难度极大。当然可以表面上在学,出人出厂房搞制造业算迈出第一步。但越南能走上研发发展路线吗? 对此笔者抱有很大怀疑。印度还有点想象力,人多说不定就发狠搞起研发了,也应该不行。 三.越南的发展路线图 越南不需要硬去学习中国搞研发,应该坚持引进外资的路线,像泰国那样发展,就可以搞得不错了。 如果越南达到了2015年时泰国人均GDP约6000美元的水平,可以认为越南的“下限”就达到了。越南人均GDP再翻个1倍多点,就差不多了。如果越南能保持7%的增速,预计2030年能实现人均6000美元;再以此为起点,2045年达到12000美元的“高收入”目标,还真有一定可行性。阮春福总理的2045目标应该不是随便说的,而是参考了同区域国家的发展水平。 其实近年来东南亚国家普遍发展不错,因为地缘政治因素非常好。东南亚国家结成东盟,人口有6亿,也有一定发展水平,是相当重要的区域市场。中美日韩等国都在拉拢东南亚,谁也不敢忽视,争相对东盟释放利好。 2017年第20次东盟10+3(中日韩)马尼拉会议 中国对东盟的贸易额已经超过了对美贸易额。2018年,中国与东盟贸易额高达5878.7亿美元,同比增长14.1%。2019前三季,中国对东盟贸易额3.14万亿,以人民币计增长11.5%,足以补上对美贸易下降10%少掉的贸易额。东盟的高速增长对中国外贸非常重要。 发展中国家不用搞研发,也可以有相当强劲的经济增长。只要政治稳定,国民愿意劳动,有一定人口规模,与有先进工业技术的国家合作,就可以有不错的发展机会。从近年来的发展趋势来看,也不需要有特别的自然资源。越南的南海石油资源并不是发展最大依靠。 例如,越南从1992年开始,从中国进口了高产的杂交水稻种子。近年来,越南每年要从中国进口杂交水稻生产用种1.2-1.6万吨,占引进稻种的四分之三。杂交水稻相比常规稻种,单产能增加40%。这种合作对越南很有好处,算是中国农业技术能力的输出。而中国作为掌握先进生产技术的国家,能帮助越南解决粮食生产问题,也是应该的,有利于世界和平发展。 再比如,前文说越南是水泥生产大国,但是越南的水泥生产技术落后,90%的生产设备需要进口,主要从中国、日本等国。中国通过水泥生产成套设备工艺革新,才能高效率地生产出世界55%的水泥。越南从中国进口先进的水泥生产设备,是非常好的合作。 世界各国,包括中国,不会对东盟或者越南经济发展起来有意见。东盟各国发展好了,周边国家赚钱的机会更多。所以,东亚各国愿意对东盟各国进行工业能力输出,从基础设施到制造业产业链转移,总的基调是大力合作。而且东盟各国没有搞复杂研发的能力,对先进国家没有威胁,合作起来比较放心。 东盟各国包括越南,审时度势,基本还是走和平发展的路线。虽然美国一再煽动菲律宾等国对中国在南海搞事,但是南海周边各国基本还是冷静协商。也不去惹中国,互相也没打起来,嘴炮攻击搞搞就算了,问题不大。东盟各国执政党切换,和中国的经贸基建合同受影响,在所难免,总体来说双边贸易额在高速增长。 越南也会面对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问题,但是还早。俄罗斯、巴西、墨西哥、土耳其、马来西亚等国在1万美元人均GDP停滞了约10年,是进入陷阱了。其实1万美元人均GDP发展水平不低了,在以前都算是发达国家的水平。这有美元通胀的原因,更重要的是“人类社会科技成果自然扩散”,能够帮助世界各国普遍拉高发展水平。 越南服装加工企业的工人 图片来源:Vietnam+ 即使人类社会的科技成果主要是东亚、欧洲、北美研发出来的,这些成果也会通过经济活动扩散到发展中国家。 全球公司在经济利益推动下,将大量科技成果和工业品“自然扩散”,世界各国都不难获得。如基本的医卫产品与服务,大幅提高了全球人均寿命;电视、手机等电子产品,发展中国家也普遍能用上。无论什么国家,多少会有些发展,起点低的可能还会高速增长,全球化加速了这个进程。低起点的国家还远未到中等收入时,起主要作用的会是“科技成果自然扩散”。 越南只要稳着来,不出乱子,不去胡思乱想挑战中国,等着“科技成果自然扩散”到本国,就有相当好的发展机会。缺基建就攒钱借钱建,钱不够就先缓缓。汽车、商品房生产搞起来,经济发展空间还很大。 越南政治相对稳定,民族与宗教问题干扰少,愿意和平发展。越南人愿意干活,愿意努力追求幸福生活,在全球各国来看,应该潜力算可以的。虽然搞不了复杂研发,但是“中等收入陷阱”的发展顶部,应该在1万美元人均GDP,符合阮春福总理定的“高收入”目标。 越南因为从二战到越战,饱受战争创伤,所以发展水平一度比较低。迎来和平发展机会的越南经过30年高速经济增长,已经进入了历史最好的发展时期,未来前景是光明的,也有确定的发展路线图,未来可以继续看好。但是不要将越南幻想成挑战中国制造业产业链的角色,不应将两国对立起来。 中国输出工业技术与科技成果,帮助越南与东盟发展,在过去已经卓有成效,未来也将继续创造辉煌的成果。中国与东盟的友好合作关系,必将成为人类社会克制争端和平发展共同进步的典范。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,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平台观点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,每日阅读趣味文章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